更多服务
HR_外企制造业本土重塑:暖春与寒冬之间
日期:2018-01-04 浏览

自2011年至今的8年间
15-64岁劳动年龄人口占比连年下降
人口红利与带来经济效益的三十年辉煌作别

高端制造业向欧美国家回流
中低端制造业向南亚、东南亚迁徙
“刘易斯拐点”毫无意外悄然降临
不仅劳动人口基数优势减弱
伴随着产业结构动态调整
连续数年工业机器人购买力世界榜首
走入中国的企业需要完善人力资源配置
提出了更高的劳动素质要求
 
不再有力的国内经济增长环境
居高不下的外资企业运营成本
还有人力成本的雪上加霜
外资制造业企业有何举措?
人力资源部门如何应对挑战?
如何抓住回暖的契机?
“今年这种经济形式确实对我们制造业有影响,包括现在很多外资公司也有一些不太好的消息,有的搬到了成本更低的地方,甚至有的已经退出中国市场。
 
去年我们公司的业绩跟前几年相比,增幅也有大幅下降,这对于人力资源来讲是一个很大的挑战,这要从内和从外两个角度来考虑吧。”
 
参与管理团队决策——各职能部门并驾齐驱
“从自身来讲,企业面临的挑战是人才和市场两个方面的。
 
如果对内没办法把握住人才的节奏,就很难保持自己在市场上的竞争力;从市场的角度,因为我现在所在的职位跟业务部门接触还蛮多的,参与决策层的一些重要的会议。所以这是对于人力资源规划和发展很有帮助的一项——把我这个职位列入为管理团队。
 
这个团队由业务模块、供应链、人力资源、财务和生产这五大模块共同来组成。我们在做一些高层的决策的时候,大家一起商量着来,从某种角度上来讲,这有助于帮助各个职能部门并驾齐驱,朝一个共同目标去走,比一些传统的其他公司分散做决策效果更好。”
 
产品的竞争优势减弱
“其次,从市场上来讲有产品方面的挑战。个人印象中很多外资企业的产品跟国内的一些产品比,已经慢慢开始失去竞争优势了。因为国内的产品逐渐提高质量和档次,价格方面又有明显的优势;而外资企业运营成本很高,产品价格下不来,所以没有特别明显的优势,确实容易慢慢被挤掉。
 
企业外部的因素,从HR的专业领域来讲,从劳动法方面,从人力成本方面,确实外企承担的压力也很大。”

劳动法对劳动者利益的偏向性
“有一些观点比如说,据我所知一些民营企业可能不是那么按照规定的来,这样他的人力成本会降低不少;而外资企业一般都是非常尊重国家的法律、制度的,比如说社保公积金这些费用每一年都在增加。
 
再加上劳动法方面的风险——现在越来越多员工很懂得为自己争取利益,那么当你碰到一些员工既懂法,又不那么真心实意为企业服务的时候,企业的利益得不到很好的保护。相比之下,员工的利益被保护的程度要高得多,因为劳动法的倾向性很明显。
 
据我所知,我接触的一些律师行业的人的反馈,国家也正在修订这些东西,同时在听取律师团队的意见,修订劳动法当中一些不合理的东西。我觉得这些方方面面的因素都会影响外资企业在华的竞争力。”
HR专访下期预告:
百年企业文化一成不变?先分清是继承还是墨守
分享嘉宾:
Stephanie Zhuang, HRD, Kerry Group

文化是企业创新活动永恒拓展的载体,创新水平提高的思想渊源,企业文化如何才能在各种平台中真正落地?文化的概念如何付诸于产品,服务于实践?当企业文化形而上地成为标语口号的代名词,关怀又从何谈起?欢迎关注下期HR板块大咖专访!

本期CONTENT100采访嘉宾
 ODU欧度(上海)连接器制造有限公司
亚洲区人力资源经理 郭吉晶

“我是大概06年开始参加工作的,在长春一家做政府采购的公司工作了大概五六的时间。

由于家庭的原因,出国之后先后在荷兰和比利时待过几年,在比利时读书的时候,读了一个供应链管理的硕士学位,之前在吉林大学读了人力资源管理方面的硕士,因为当时考虑到将来的就业方向,我蛮想往制造业去走。因为我比较看中制造业这种踏实和稳健的风格,跟很多新兴行业或者贸易性行业来比,制造业给我的印象更加的踏实一些。所以我在比利时读了供应链管理这个专业,对我做人力资源也有帮助。

当时在比利时联系到德国欧度的HR,机缘巧合来到了这里,也是我回国之后的第一份工作。”